第两千一百七十四章 七公主在线阅读

无弹窗阅读网 不死帝尊 龙血战神 万古天帝 妖神记 笑呀笑 鬼吹灯 盗墓笔记 周公解梦

第两千一百七十四章 七公主



晋级道藏二重泄露的能量波动,让苏真措手不及,哪怕第一时间躲进青玄剑阁,他估计也被魂主察觉,后者灵识敏锐程度,在元神中都是超一流。

所以。

魂归本体后,一刻都不停留,直接遁离上麓堂。

同样是逃遁,也能看出胆识,谋略,果断等等性格,上麓堂跟东宫紧邻,魂主与洪龙鹤遁来过程中必然笼罩天地,感应每一寸角落,苏真若是直接飞遁逃跑,肯定会被追上,所以他做了一个胆大包天的抉择:趁着调虎离山,乘虚而入,藏进东宫。

……

书房中。

洪龙鹤看着窗外,眼神阴森,蕴含无尽的杀意,喃喃自语:“不管你藏在哪,都别想活着离开阴界。”

……

柴房中。

苏真收敛气息,归元如一,宛如一截枯木劈柴,纵然推门而入都难以察觉异样,唯独此刻他的大脑在快速转动中:“魂主没有回来,想必坐镇上麓堂,洪龙鹤是算准我要趁祭天典礼劫狱,到那时,魂主陡然出现,我将自投罗网。”

他嘴角微微翘起一道弧度。

自投罗网?

这叫孤身潜入龙潭虎穴,至于魂主在他预料中,不管是利用秦广王的力量,还是施展五龙画戟都能送他归西,甚至可以求助光明王等,最坏的结果是吞服九华密藏。

无论哪一个,都能轻松应对。

现在他可以很自信的说一句话:区区一个元神而已。

……

时间流逝。

阎罗城越来越热闹繁华,平静的假象下,一场浩大的暴风雨正在到来。咚咚咚,悠扬的钟声响彻帝都,仿佛是天地合鸣,灵魂都跟着震动,每一名在帝都的妖魔,闻听钟声都有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。

祭天典礼来临了!

……

“快看,花车队来了!”阎罗城中央成为最热闹的地区之一,从城南,城北,城东,城西等四面八方赶来的妖魔,聚集此地,垫脚看着前面。

一只盛大,繁华,热闹的彩车队伍行驶出来。

最前面是穿着红衣服,带着黑帽子,手持竖匾的侍卫,数量超过一千,分成四排浩浩荡荡的前行,每走一步路就喊声口号,气劲从喉咙喷出,在空中凝聚出一条华贵红龙,长度三百丈,红须,红鬃,红鳞,在翻腾,在咆哮,神采奕奕。在他们后面是挽着花篮,衣着光鲜,貌美如花的一群侍女,数量同样破千,每走一步路就抛洒一把鲜花,花篮是法器,里面花瓣无数,而这些花瓣抛洒到空中,自动盛开,变成五颜六色,品种百态的鲜花丛,美不胜收。

这些还只是前缀。

还有护卫,异兽,祥瑞灵宠等等,这条长龙从皇宫里出来,绵延十里,目标则是环绕一圈阎罗城,最后在昆仑山脉驻足。

这叫花车游行。

此乃祭天典礼的一个节目,最为抢眼的部分则是‘花魁’。

花魁这个词多半出现在烟花柳巷之地,正如绿凰城的花魁选举一样,实则是一群名妓争风头。每个城池都
有名妓,每个名窑都有花魁,谁更胜一筹,众说纷纭。

但有一个花魁是特殊的。

那就是这个!

祭天典礼的花魁是神朝官方选取,最终由阎罗王钦点,比起选状元都不逞多让,每一届花魁都是公认的女神,在样貌,身材,才艺,德行等方面,都站在阴界女妖的最巅峰。

花魁象征着美好,祈求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。

因此——

花车游行的看点,就在花魁是谁。

……

“我听说这届花魁是公孙小姐?”围观群中有妖魔忍不住议论:“公孙小姐才艺双绝,尤其是一手剑舞,如诗如画,剑宗的那位真传都曾称赞过,公孙小姐剑意通天,若是肯拜入剑宗,成就不在他之下。”

“那位真传可是阴界剑法天赋第一啊!”

“所以说是公孙小姐。”

……

“嘿嘿,这你可猜错了,我收到消息公孙小姐是评选过花魁,可惜落榜,而将她比下去的是‘水烟菩萨’。”

“第一美女禅修?”

“不错,正是她!水烟曾在天禅寺修炼过,而此番原定住持是袁东道国师,她近水楼台先得月……当然,这也是水烟自身条件过硬。”

“原来是她啊。”

……

“喂,你不懂不要乱说,水烟菩萨昨天还去了天禅寺,按照规定临近祭天典礼,花魁都要在皇宫吃斋静坐,洗尽铅华呈素姿,这说明并非她。根据我的到的消息,这次是宰相的女儿,她已经在皇宫待了一月之久,如果不是花魁,怎么可能待这么久?”各种说法都显现,每个听起来都有理有据,最后都认定是宰相女儿,然而当花车队伍临近后,赫然发现‘万花轿’上的那群莺莺燕燕,最中心的就是宰相女儿,公孙小姐,水烟菩萨等也都在。

万花轿。

造型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,但花瓣种类繁多,有莲花,月季,水仙等等,预示着天下美女皆在此,能够坐在这上面的,也都是神朝一等一的女神。

但不是花魁。

花魁在万花轿后面的轿子上,那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,上面有精致凉亭,隔着薄纱,凉亭纹金边,镶满珍珠玛瑙,最上方还盘着龙,是真正的活龙!只不过气息羸弱,境界不过元婴,这是阴界利用上古恶龙尸骸,培养出的新龙,拥有龙血,没有龙威,象征意义更大。

而亭中那道曼妙身影,便是此届——

花魁!

围观妖魔看不透薄纱,但看得清万花轿,一个个失声惊呼:“水烟菩萨,公孙小姐,就连宰相女儿都做陪衬,今年的花魁到底是谁?”

“什么身份才能让这群女神心甘情愿的做绿叶?”

议论四起。

有妖魔猛地想起一个小道消息,本来他是嗤之以鼻的,现在看来,那好像是真的,忍不住倒吸冷气的惊声道:“我知道是谁了,这是七公主,阎罗王陛下的最小女儿,七公主殿下!”

“谁?”

“七公主,阎罗王陛下的最小女儿啊!”

下一篇: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国礼开始
上一篇:第两千一百七十三章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
章节链:返回目录 笑呀笑

CopyRight © 2014 无弹窗阅读网 zhaoxi3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