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八章 师徒在线阅读

无弹窗阅读网 不死帝尊 龙血战神 万古天帝 妖神记 笑呀笑 鬼吹灯 盗墓笔记 周公解梦

第二百九十八章 师徒
聂离回到别院,用梦魇妖壶疯狂地炼制神级成长性妖灵。

大量吸收了妖灵的力量之后,梦魇妖壶炼制妖灵的成功率似乎也高了很多,六万多只妖灵,最终诞生了接近一百只神级成长性妖灵。

独自一人到了顾贝的别院,把这些神级成长性妖灵交给了顾贝,让顾贝帮忙转卖。顾贝拿着这些妖灵卖给了他的堂兄弟,然后帮聂离购买拥有龙血传承的妖灵去了。

从顾贝的别院里出来,聂离施展了几次虚化战技,躲过了其他人的视线,顺着自己记忆中的道路,一直往前走着。

绵延弯曲的小路,一直朝极远处延伸,走过一片片茂密的树林,抵达了一处幽静的山谷之中。

桃花盛开,落英缤纷,简直是一片世外桃源。

这里,正是记忆中的那个地方的。

幽静的山谷,溪水潺潺,前世的一幕幕全都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。

“师傅,你说要修炼到上善若水的境界,水利万物而不争,可是我们人活在世,怎么可能做得到?就以我来说吧,我出生在一个叫光辉之城的地方,家人、爱人、朋友,全被杀了,你让我去跟那些仇人说上善若水吗?我只相信以牙还牙,给我一点点机会,我就要把他们杀得一个都不剩!”

师傅只是微笑地看着:“顽劣之徒,不堪教化!”

“我就是不堪教化啊。就像这羽神宗里,到处都有人给你白眼,要是我实力够了,我让他们统统在您面前跪下给您认错!快意恩仇,又有什么错?”

师傅仰望着天际苍穹:“人在世间,苦苦挣扎,最终不过亘古一瞬,但是水却能浩瀚长流,温润万物。”

聂离对师傅说的那些,始终不懂,直到这一世,他还践行着自己的法则,那就是快意恩仇,以牙还牙。光辉之城的危机解除了,但还是有仇未报,妖主没死、圣帝没死!

只要这些敌人都还没死绝,聂离就片刻不得安宁,连睡觉都不踏实!

难道要去用慈悲之心感化妖主,感化圣帝?

不过师傅她,对他却是真的很好。

聂离走着走着,回想起前世的点点滴滴,泪水不禁溢满了眼眶,师傅是一个温润如玉的人,也是聂离心中最崇敬的人,但是好人不长命。前世师傅死的时候,聂离恨不得杀光羽神宗的所有人!

只是后来,聂离并没有违背师傅的遗愿,没有大肆杀戮,仅仅只是大闹了一场,把羽神宗的一群强者全揍趴下了。

可是,那又能如何呢?师傅也无法复活。

不过这一世,他终于回来了,眼前的所有一切,都是那么亲切,那么熟悉!

聂离加快了脚步,走到茅屋的门前,咚咚咚敲了一下。

“请进!”一个熟悉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聂离迈步走了进去,只见师傅正静静地盘坐在了地面上,她的神情平静得掀不起一丝波澜,那种空灵的感觉,仿佛感应不到她的存在一般。每每看着师傅,聂离总会有一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。总有一种她下一刻就会消失的错觉。

只见应月茹睁开了眼睛,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,道:“你来了?坐吧!”

隐约间,聂离有一种感觉,仿佛眼前的应月茹,就是前世的那个师傅,他心里充满了疑惑,在应月茹的前面盘腿坐了下来。

两人对望了片刻,聂离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只是这么静静地坐着,看着师傅,就很满足了。

应月茹那清澈的目光看着聂离,微微一笑道:“接下来我要说的,你不要问为什么。有些事情,你不该知道的,就算你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,你该知道的,你不问我也会说的!”

听到应月茹的话,聂离笑了笑道:“那应姐姐要告诉我什么?”聂离想起了前世,自己有好几次叫师傅姐姐,都被重重地敲了脑袋。

“劣徒,居然叫我应姐姐,太不尊师重道了。”应月茹重重地给了聂离一个爆栗,脸上却是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笑容。

聂离愣了一下,随后震惊地看着应月茹,这一声劣徒,令聂离恍然犹如回到了前世。那种熟悉和亲切感,令聂离很想痛哭一场。

那一世,他历尽悲苦,最后只落得孤身一人,那受尽磨难的心,在师傅的目光下,才有了一点点的愈合。

“你可能会觉得有些奇怪,为什么我能知道这些,但是天衍之术就是这么玄妙,可以看破时空
中的一切虚妄,演算一切天命,虽然为了演算这些,令我消耗了五十年的寿命。”应月茹笑了笑道。

“你演算这个干吗?五十年寿命啊,你问我我全都告诉你不就好了?”聂离心疼地看着应月茹道。

“你告诉我的,却远远不如我演算得到的多,因为你身在局中,而我演算之后,已跳出局外!”应月茹流露出一丝绝美的笑容,声音空灵平静,道,“别的也不多说了。根据我的演算,你接下来要做的,是想争夺羽神宗宗主之位?”

师傅真的是宛如天人一般,居然看出了他潜藏在心底的野心。确实来到羽神宗之后,聂离就是奔着宗主的位置去的,只要他成为宗主,没有人再能威胁到师傅了。

聂离之所以展现出惊人的天赋,除了想要获取资源之外,还别有一些目的。聂离没时间去等,他要从现在就开始自己的计划。

在别人看来,成为羽神宗的宗主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,但那仅仅只是聂离计划的第一步而已,这一步,是必须要完成的。

“你想要成为宗主,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,她可以成为你强大的助力!”应月茹微笑地看着聂离,其实她的内心,也在发生着变化,自从演算了天命之后,她突然多了一个徒弟,前世跟她有着那么大的羁绊,这一世的她还无法适应过来,这种感觉很玄妙。

“谁?”

“我的师妹,龙羽音!”应月茹目光深邃地看着聂离。

“这不可能!其他人可以,但是龙羽音不行,我看到她,我的心里就会有杀意冒出来!”聂离立即摇头否决道。

“因为她前世跟龙印世家的人一起逼死了我吗?这是有原因的,因为在她的眼中,我是杀死她师傅的那个人。因为我们的师傅,确实是我亲手杀的!”应月茹目光悠远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这世间的因果玄妙,一时间无法跟你说清。你憎恨着她,她却憎恨着我,这恨变成了一个死结。只有你,才能帮我化解她对我的仇恨!”

听到应月茹的话,聂离想起了前世的种种,终于有点明白,龙羽音为什么非要逼死师傅了,可是,让他放下对龙羽音的仇恨,一时半会他也做不到,毕竟前世他亲眼看着应月茹死在了自己的面前,亲眼看到龙羽音的咄咄逼人。那种心境,每每回忆起来,聂离都充满了愤怒,虽然想要放下,但是有的时候,还是压抑不住。

“要让她放下心中对我的恨,就得你先放下心中对她的恨!”应月茹看着聂离,“这就是我说的上善若水!经历了两世,你的心里还是不愿意放下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聂离还想说点什么。

“我不指望你能真的做到上善若水的境界,但是龙羽音,她已经不会威胁到我了,那何不放下?”应月茹委婉的声音,宛如清泉流淌,令聂离浮躁的心平静下来。

“我……”聂离沉默了片刻,点了点头道,“好吧。”

原来龙羽音那女人是师傅的师妹,想了想,师傅学究天人,演算天命,让他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。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聂离都很信服师傅说的话。

“掌握了天衍之术,每演算一次,对外透露天机,都会消耗寿命。你想让我活得久一点,还是不要问太多了。”应月茹略显俏皮地笑了一下。

“好吧。”看到应月茹俏皮的笑容,聂离顿了一下,前世的应月茹很少有笑容,不过想了一下,毕竟这一世的应月茹,还只是十六七岁而已,就算再逆天,还只是一个少女。

“这次回去之后暂时不要来这里了,你来这里太引人注意了。”应月茹凝望着聂离道,自从演算了天命之后,她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聂离,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而已,突然多了聂离这么一个弟子。

聂离隐隐有一种感觉,师傅肯定还知道了更多的东西,不过既然师傅都说了那么多了,他也不再多问了。

看到师傅一直平静地生活,聂离也就放心了,他心里明白,自己还是少来这里为好,毕竟自己现在处在是非漩涡之中,还是不要打扰师傅的生活!

“等我先成为羽神宗的宗主!”聂离眼眸中,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,只有成为羽神宗的宗主,才能保护师傅!

聂离微微鞠了一躬,然后站了起来,转身朝外面走去。

应月茹看着聂离的背影,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,她恐怕等不到聂离成为宗主那一天了,凝望着聂离消失在了门口处,这才收回了目光。

下一篇:第二百九十九章 “狭路相逢”
上一篇:第二百九十七章 现实
章节链:返回目录 笑呀笑

CopyRight © 2014 无弹窗阅读网 zhaoxi3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