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七十四章 阎罗太子在线阅读

无弹窗阅读网 不死帝尊 龙血战神 万古天帝 妖神记 笑呀笑 鬼吹灯 盗墓笔记 周公解梦

第两千零七十四章 阎罗太子

第两千零七十四章 阎罗太子



咔嚓!

场地裂开,好像有地震发生,但范围限于礼台前面长度约七米,宽两米,刺骨阴煞涌出,伴随着有鬼哭狼嚎的惨叫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好强的阴煞,这地府大门打开了?”

“鬼雾?”

在围观者错愕的震惊下,先是看到裂口附近寒冰覆盖,煞气涌动,紧跟着是黑气滚出,好像是无数颗鬼头颅组成,蠕动着扩散,极阴极寒的气息笼罩全场。

一瞬间。

所有武者都有置身炼狱的幻觉。

鬼雾。

阴界很罕见的一种存在,阴阳师曾吸收过大量此物,若非辟魔神丹早已被反噬……这些黑气不是单纯的能量而是生灵,由怨恨极深的亡灵组成,它能够出现在场内,代表裂痕的确沟通阴界。

“阴界大能?”

“谁?”

围观者搞不懂。

东区,西区同时皱眉纵然是元神道祖也搞不清是何方神圣,就在这种阴森恐怖的气氛下,苏真向前一步把鲤幼薇,雪无双挡在身后,盯着地面裂痕道:“既来之,何不现身一见,想起来我们也有百年未见——”

顿了下。

冷漠的一字一顿,吐出三个字:“洪,龙,鹤!”

嗯?

听到这名字围观者先是陷入迷茫,搞不清‘洪龙鹤’代表了什么,而浩然书院派尤其是南真盟成员,猛地站起来,脸上写满震骇,失声惊喊:“不可能!”

“洪龙鹤?”

“有些耳熟,好像在哪听过……”

“不像顶级强者。”

越是境界高的围观者,越对此名字感到陌生,尤其是那些道藏人祖,搜肠刮肚想是那位古老存在,却一点印象都找不到,相反一些金丹,初入元婴的武者想起来,同样失声惊喊道:“是洪龙鹤,万象宗第一真传,逼大魔头逆天修行的第一黑手!他,他,他……还活着?”

此言一出。

轰!

顿时炸锅。

很多围观者也都想起来,这是苏真在万象宗的经历,属最原始故事。后续有两个版本,一个说青州南域那群三流势力,庆祝洪龙鹤凝煞成功时,苏真当场将他击杀。另一个版本是,洪龙鹤被位古老存在夺舍重生,南域之乱时有他的影子,在永恒国度曾正面跟苏真抗衡,但最终也死掉。

不管哪个结局都是死。

那现在——

围观者满脑子浆糊,搞不懂情况,瞪大眼睛朝裂痕看去,在万众瞩目下,黑气似魔莲盛开,载着两道身影浮现出来,站在左侧的是名穿僧袍,身材修长的男子。

他很好认。

“翰林学士袁东道!”在场超过半数喊出了他的名字,此人正是消失数年,被誉为翰林院潜力最大种子,仕途一片光明的袁东道。

而今,他以僧袍示人。

很多围观者都不理解,纵然是傲无双,独孤野,诸葛千重,梵圣喇嘛,菩骆江等都眉头皱起,弄不清其装扮是何意思。

“这是阎罗神朝的护国法师袍?”

一道声音响起。

说话的是中州世子墨城雨,他盯着
袁东道僧袍上复杂的图案,指着中间那尊六臂,三头,青面獠牙的佛像道:“我曾看过阴界介绍,阎罗神朝有僧侣修行天禅寺,主持便是护国法师,穿着打扮跟袁翰林一样。”

什么?

围观者皆惊,堂堂翰林学士,消失这么多年竟然跑到阴界,成了阎罗神朝的护国法师?

怪不得这些年他没出现。

墨城雨看着围观者惊震表情,好像心理得到满足,说出另一条消息:“袁翰林因办事不力,早已被罢免了学士身份,而今只是普通翰林,不过看起来因祸得福,阎罗神朝护国法师地位,可比翰林学士高得多。”

众人再惊。

傲无双,独孤野,诸葛千重,就连鼋少象,笙宗都看向他,表情略有诧异。袁东道跟前岳麓院长办事不力遭贬,他们也都收到消息,可真不知道在阎罗神朝当了护国法师。

……

场内。

“苏真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袁东道阴气森森的盯着他,眼神说不出的幽怨,恶狠。

很可惜。

苏真直接没理会,而是用眼睛一直看着另一道身影——

黑莲上。

一名青年站在正心,身材凛凛,笔直如枪,脸庞棱角分明,眼神阴厉,如狼似狈,一看就是枭雄之姿。他身穿血蟒皇袍,上面绣着九条金鳞血蟒,栩栩如生,仿佛要飞出来,头戴王冠,腰缠玉带,足蹬皇靴,浑身散发着权杖阴曹地府,一怒伏尸百万,镇压阴界,撼天动地的帝王气势。

此人。

正是洪龙鹤!

相隔百载,终于再见。

……

围观者也都看向洪龙鹤,被他的打扮诧异到,议论纷纷起来——

“这装扮这是皇族成员?”

“阴界分南卓郡,阴雷州,圣魔域,悬空界外四域,这里很混乱,属‘荒蛮偏地’,中心乃是阎罗神朝,跟大乾王朝一样有完整的等级制度,敢穿这种服饰必是皇族无疑,洪龙鹤成了阴界皇室弟子?”洪龙鹤作为影响苏真最大敌人,由于境界太低,难入这群围观者法眼,对于他长相都模糊不清,但其穿着打扮一眼就看出来,进而从这点,推断出对方身份。

此人是阴界皇族?

……

在围观者搞不清身份时,场内黑气收敛,落到血蟒皇袍中,化作一朵朵阴云,九条金鳞血蟒盘踞其中,翻腾飞遁,更显阴森恐怖,洪龙鹤迈出一步,落到裂口前段,盯着苏真阴森一笑:“师弟,百年未见真是越发风光,一场大婚,竟请来天下强者,这种盛况咱们老宗主做梦都不敢想。”

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阴森,每一个字吐出都有阴煞侵体的感觉。

“跟你比还差了些。”

苏真锁定对方,一字一顿道:“你,竟,还,活,着。”

“桀桀。”

洪龙鹤阴森一笑:“这得多感谢师弟了,不是你杀我,师兄怎能有这般奇遇?”转头冲袁东道一摆手,神色傲然吩咐道:“对了,袁国师,我师弟大婚先把贺礼呈上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袁东道同样阴森一笑。

而后眼神杀意四伏的看向苏真,面目狰狞的报道:“阎罗神朝太子殿下‘洪龙鹤’,及神朝国师‘袁东道’,恭贺苏真大婚,特送贺礼,首级千颗,祝二位,新婚大喜!”

下一篇:第两千零七十五章 血祭骷髅头
上一篇:第两千零七十三章 洪龙鹤再现!
章节链:返回目录 笑呀笑

CopyRight © 2014 无弹窗阅读网 zhaoxi3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